译海纵横 |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相见恨晚的英语公众号:田间小站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田间小站

全国两会期间,人民日报新媒体推出建党百年主题 MV 《少年》,“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初心从未有改变”,这首歌歌词简单直白极具共鸣感,追梦少年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remain true to our original aspiration and keep our mission firmly in mind)”极具画面感, 让人不由自主地跟随这首歌的轻快旋律瞬间感到热血沸腾。

小站曾写过一篇文章讲述从呱呱坠地到耄耋之年人在不同年龄阶段的英语地道表达,也曾以《三十而已》为引子比较过“三十而立”的不同译本,今天就来和大家一起聊聊“少年”这个朝气蓬勃(be full of vigor and vitality)和精神焕发(as fresh as a daisy)的人生阶段。

少年(early youth)和青年(youth)很好区别,通常让人容易混淆的概念是同样都可以表示年轻人和青少年的 teenager, adolescent, juvenile 。

  • Youth 泛指青年,例如青年节(Youth Day),电影《芳华》(Youth)。
  • Juvenile 是一个正式、法律用词,例如少年运动员(juvenile player/athlete)、少年法庭(juvenile court)、少年犯(juvenile offender/delinquent)、未成年人犯罪(juvenile delinquency)等。
    Juvenile 还可做形容词表示孩子气的,这一点和 childish 很相似,例如幼稚的恶作剧(juvenile pranks),表示活动或行为是青少年特有的。
  • Teen/teenager 有着相对严格和明确的年龄范围,即13-19岁的青少年。
  • Adolescent 比 teenager 略正式,泛指处于青春成长和发育期的人。
  • 值得注意的是,少年宫的英文与上述几个单词无关,而是用 children’s palace 表示。

为什么辛弃疾会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少不更事者(greenhorn)还未能切身体会到生存的艰辛、辛酸和压力。

同样说少不更事(young and inexperienced)的状态,李白有一句“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这和吴敬梓《儒林外史》(The Scholars)中的“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观点一致,莫要因为年轻人一时缺少经历、经验和资本就轻视他们。

李贺用一句“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也精辟指明了出路,不要动辄拿“莫欺少年穷”当挡箭牌,年轻更需要心怀凌云壮志,以勇气盖过怯弱,以进取压倒苟安,“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avoid the distractions of unsubstantial ideas and superficial fame)”,撸起袖子加油干(roll up our sleeves and work with added energy),努力做出成绩回击“少年穷”质疑的底气,否则只会沦落到“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laziness in youth spells regrets in old age / an idle youth, a needy age)”的结局。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之所以能火爆网络,激发如此广泛和深厚的共鸣,因为它含蓄寄予的更多的是“历尽千帆,不染岁月风尘”的希望和“身在井隅,心向璀璨“的笃定。

这句话的原始出处目前尚无定论,但是可以推断出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宋代诗人苏轼的《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所传达的意境:“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日本鬼才导演北野武(Kitano Takeshi)的电影《坏孩子的天空》英文译名为 Kids Return ,意指经历了恣在年少的拳击岁月,品尝过人生的酸甜苦辣,“坏孩子”终回原点回归少年。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这部电影中有这么一句台词:“此心安处是吾乡(Home is where my heart finds peace.)”这句台词的英译和古罗马哲学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的“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心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一脉相承,也和苏轼这首词的词牌名定风波相契合。

所谓定风波,正是纵有未来风高浪急、凄风苦雨,一蓑烟雨任平生已足够,有心安处必能定风波。

少年强则国强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A nation will prosper only when its young people thrive.)” 这句话让人不禁想到梁启超慷慨激昂的《少年中国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梁启超为人所熟知的笔名有“饮冰子”和“饮冰室主人”,而饮冰一词源自《庄子‧人间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Every morning, I receive the mandate for action, every evening I drink the ice of disillusion, but I remain ardent in my inner mind.)”

从饮冰室主人这个名字足以可见梁启超为国家命运和前途深感焦虑、内心熏灼的心理状态,更深层次地表达出在启蒙之初的一种前瞻性的进取精神和忧患意识。这也是国之少年的应有之义。

恰同学少年

小站之前写过一篇关于“爬山梗”的文,提到在1935年红军走完长征的最后一段行程后,毛主席登顶岷山远眺昆仑山创作了《念奴娇·昆仑》一诗,欲将整个山体一劈为三半赠与世界以共享太平盛举。

而早在1925年,毛主席就在《沁园春·长沙》中,发出“谁主沉浮”的振臂一呼,将峥嵘岁月背后热血燃烧、豪情满怀、壮志凌云的意境发挥到了极致。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下许渊冲老先生和辜正坤先生的两个译本的不同韵味。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 许译:When, students in the flower of our age / Our spirit bright was at its height / Full of the scholar's notable rage / We criticized with all our might
  • 辜译:We were young as schoolmates / All in our prime without taints / Imbued with young scholar’s daring / We defied all restraints

与 student 相比, schoolmate 尤指关系要好的同窗、校友,更显意气相投与志同道合之感。

就风华正茂而言,许用的是 in the flower of our age ,取 in the flower of sb's youth (在……风华正茂时)之意,而辜则用的是 in one’s prime (年富力强的时期、鼎盛时期),充分显示了“鲜衣怒马少年时的热情奔放、劲头正足的意气。

遒字的本义是“强健、有力”,许选用 with all our might ,更显竭尽全力的力量感。

好了,这一期译海纵横关于“少年”就讲到这里。